咨询热线:+86- 984145
最新公告: prmtg.com
郑州市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郑州市

诗人贺中:拉男人出现生理疲劳现象,萨守望者人物周刊你的血液中远处的湖面上水鸟嬉戏,有

作者: 日期:2017/12/5 7:06:44 点击:981716

人物周刊:你的血液中有汉、藏、蒙古和裕固的血,这对你的写作有影响吗?

相爱并不足以支撑起一个幸福的家庭。在拉萨的日子,贺中和任何一个文学青年一样荒唐,喝酒,高声谈论文学、诗歌、理想,泡妞,常常十来日不归家。他戴着一顶太阳帽,自己在上面画了一把宝剑,写着“抽出你的宝剑来,尝试一下吧”,到处挑衅、打架。他最爱鼓吹的是——“把你心里的老虎放出来,把魔鬼也放出来”。

当谈及诗与当年的“拉萨文学派”,狂放的诗人贺中消失了。严肃,认真,爱较劲,眼前是另一个贺中。

贺中的第一任妻子是一位研究藏文化的学者。“不漂亮,但我就是喜欢,爱得死去活来。”当年,因为她年龄比贺中大得多,论辈分还是贺中远房的长辈,两人的相爱,遭到了双方家庭的反对。为了在一起,他们不得不远走他乡,来到拉萨。

相关专题: 

往前走

诗人贺中,身材高高大大,一条汉子。

贺中:第一是安静。没有什么诱惑,不论什么流派、什么争论,我就是个旁观者,我基本不参加那些会议,如果去,也就是喝得昏天黑地,不做什么发言。我坚决反对“诗歌偶像”。诗歌怎么能有偶像呢?我很纳闷。内地现在的各种圈子,我很反感。一旦形成一个中心话语、或者一个堡垒,肯定有问题。我的感觉是,在文学中,粉碎和破坏更可爱一些。这个时代,越破越坏越好,破坏是这个时代的主题。

贺中是惟一没有离开的。他一个一个地把青春同伴们送走。其中有个叫李启达的,贺中陪他喝了整整3个月的饯行酒,对方才踏上归途。作为惟一的留守者,贺中如今有了天天骂老朋友的资本男人出现生理疲劳现象,——“你们是拿对西藏的感情到内地做广告、炒作,只有我对西藏(的感情)是真的,我才是最有发言权的。”

“拉萨派”的留守者

人物周刊:当年的“拉萨派”在重商时代,被吹得七零八落。你痛苦吗?会怎么看诗人在物质时代的责任?

我分不清感情和爱情,

“什么都会改变,儿女不会变。”醉意朦胧的贺中爱说这句话。他最爱谈起自己的宝贝疙瘩大女儿阿伊达,每年女儿都会从兰州飞回拉萨,和他待上一段时间。那是贺中的节日,在任何场合,朋友们都能看到——大块头的贺中喜洋洋地带着他的宝贝疙瘩到处溜达。贺中刚给女儿买了一个,几乎每天,父女俩都通电子邮件。

我不会把苦难强加给自己,毕竟,生活最重要的是快乐,多可爱。海子那样,我当时就觉得没有意义。诗歌,我以为首先要给人以阅读的愉悦和文字的美感;还有,我觉得,最好的诗歌除了给人阅读的愉悦和远处的湖面上水鸟嬉戏,美感以外,还要给别人一个健康的好玩艺儿,不要把病态的东西无谓地加进去。过去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我们应该坦然面对当下。

人物周刊:你怎么看内地现在的诗歌?你本人和他们的联系呢?

人物周刊:你怎么看西藏的现代化?现在,拉萨已经越来越像内地城市了。

贺中:在一个思想者或是诗人眼里,以物质强大为特征的时代,肯定会导致精神的堕落。但我觉得,诗人没有责任去承担这些,诗人本来就是最软弱的一群人。而且,也没有必要给诗人强加这么多责任,这不是一个先知的年代,也不是二三十年前“人民喉舌”的时代,这是个极其多元化的时代。现在,诗人就是职业的一种,和掏耳朵的、擦脚的、没什么区别。改造世界,那是政治家、社会学家的事情。生活在往前走,我们必须往前走。

整个拉萨,如同海明威小说《太阳照常升起》中“迷惘的一代”战后流落的巴黎。物质生活虽然匮乏,环境却非常宽松,“过得真爽!”这批进藏大学生,有些基本不用坐班,白天睡懒觉,晚上谈文学、搞创作。在八廓街上,常常有国外的流浪艺术家把腿

往那儿一搁就开始弹琴,以此换得人们的“施舍”。异域的“嬉皮士风格”吹到了西藏,慢慢地就有了“拉萨派”,其核心人物有当代文学的代表人物马原,国际上如今标价最高的华人画家曹勇等等,连陈丹青也可以归为“拉萨派”的过客。

那些所谓的环保分子,他们自己在大都市过着最好利来国际网站的生活,消耗的资源远胜于一个西藏人。他们在那里评说江山、指手画脚,我觉得很滑稽。

“她和她母亲一样,憎恨酒。”贺中哑然失笑。

贺中:现代化不可避免的。没人能指导,也不应该指导。(反现代化)其实是内地、国外文化人自私的心态旅游中诸多不文明希望中日两国保。我们的个人微乎其微,就是一泡尿。藏区这么多老百姓要解决生计问题,要过富裕的生活,需要物质生活来支撑。

第一天到拉萨的情景,至今还清晰地印在脑海中——沿着青藏公路到达拉萨,三更半夜,天上月亮很亮,一排排楼房暗影幢幢,如同瑞士一位画家的《冬季的春光》。天亮一看,发现拉萨根本不像个城市,倒像是个牧区。印象最深刻的是——“噼里啪啦地打下来的阳光,还有就是慢,节奏慢得离谱,后来觉得慢得好舒服。”临行前贺中随身带了朋友送凯发k81111的一只蝈蝈,这是拉萨的第一只蝈蝈,养得胖胖的,直到秋天才死。

人物周刊:你能保持这种一贯性,是不是和你在这片相对独立的土地有关?

贺中:现在,建立得太厉害了,现在被捧的东西。我还是喜欢看唐诗宋词,这个传统太厉害了,你看就是破坏都出不了几个人。

1980年代喧嚣热闹的中国文坛,西藏文学是外省文学大军中的一股重要势力,当时的领军人物便是马原、扎西达娃和贺中。

版权所有:- prmtg.com     电话:0371-401100     手机:132695589
本程序由 -prmtg.com制作